鞍山信息网
星座
当前位置:首页 > 星座

压垮扁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

发布时间:2019-11-09 19:09:14 编辑:笔名

压垮扁“最后一根稻草”在那里?

记得在SOGO礼券案刚被曝光的时候,有人就曾预测,这将是压垮陈水扁的“最后一根稻草”。如今,半年多的时间过去了,围绕在“扁府”周遭的弊案又接连爆出一箩筐,疑似违法作为可谓“罄竹难书”,但扁仍然苟延残喘。人们不禁要问:压垮扁的“最后一根稻草”在那里?“SOGO案” “台开案”巧化无形

本周,随着台检调单位侦办“SOGO案”移送书的出炉,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被呈现在人们面前:案子就此打住,“第一夫人”吴淑珍和被称为扁嫂介入经营权之争以及“A钱白手套”的“黄医师”都因“涉案证据不足”,全身而退。爆料人白忙活了,台湾上下翘首以盼的那根“稻草”也就此消失了。

接下来,或许人们还会把寻找压垮扁的“最后一根稻草”的目光转到“台开案”和扁婿赵建铭身上。但是,看看台北地院合议庭只用了35分钟,就以“赵建铭具有一定品行和社会地位,没有羁押之必要”为由,驳回检方对赵被“交保”再度提起的抗诉;听听法庭上吹出的“虽然赵被求处8年徒刑,但获利金额有没有超过1亿,检方和院方认知不同,还要会同会计师来计算”的风声;再品味扁谈及女婿涉“台开案”时的那番“赵建铭的事会成为台湾历史的资产,‘王子’犯法与庶民同罪”的表白,人们应该明白,这根“稻草”在扁的操纵之下,实际上也已经被化为无形了。

是什么让扁在经过了这些弊案的猛烈撞击之后依然可以“死鸭子硬撑盖”?有人从心理学的角度将其归结为扁的“反社会人格”,归结为他缺乏道德意识,不知廉耻。但是,如果没有民进党“勇敢承担”的“尊扁”行动,不惜动员行政体系来为第一家庭“擦脂抹粉”,再往深里说,如果没有当今台湾社会意识形态高于一切、只要陈水扁念起意识形态咒语、煽起“本土”理念的“野火”,任凭多少稻草都会“化为灰烬”的政治气候,扁何来如此“神功”?

“公务机要费”火势熊熊

本周,备受关注的“公务机要费”舞弊案的案情已经清晰可见了:检调掌握了“总统府”虚开消费发票“做假账”的大量证据;扁本人也承认确实使用了这些来路可疑的发票“冲账”;原来被“总统府”以进行“机密外交”之名用作“防火墙”的所谓“南线项目”已被证实是子虚乌有;“总统府”多名官员也已经开始接受“高检署”的调查;两位该案的重要知情人一位被检调单位限制出境,一位主动要求从他国返台详说案情。大火就要烧到陈水扁身上了。

但“神功附体”的扁又会在乎什么呢?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“大难不死”之后,现在的扁在面对自家爆出的丑闻已经完全不见了当初遭遇SOGO案时的慌乱和狼狈,表现出更多的是 “胸有成竹”和“镇定自若”。

“总统府”发布了措辞强硬的稿,称“公务机要费具机密性,不宜对外公开。”并指责外界不断讨论及质疑“总统府”“公务机要费”使用、核销等相关情形,以讹传讹,已严重影响“公务”推动及“当局”威信。

陈水扁亲上火线展开“自保行动”。先是比照罢免案时曾经出现过的“向人民报告”的“脚本”,又弄出了一幕“向‘立委’和名嘴报告”的闹剧。为了使人相信“做假账”得来的钱全都用在了“机密外交”上,并没有流入私人口袋,扁甚至连机密文件都拿出来了。接着又祭出“涂鸦”术,强调李登辉执政时,75%的机要费都没单据,这些费用“只要有人签个名,爱领多少就领多少”,一次领的都是百万元以上。现在“审计部”说要单据,他无法理解,觉得很“纳闷”。话里话外透出的是李登辉铺就的“钱轨”扁为何不能蹈的“满腹委屈”。

愈是荒唐愈见狂妄

对于扁如此荒唐的表演,不仅外界不买账,就是在绿营内部也是质疑声一片。

有“绿委”认为扁刻意跳过争议焦点的选择性“独白”只有澄没有清,希望他这一次能够站出来“向人民报告”;有人担心,扁轻易将机密“外交”单据示人的做法传出去,以后谁还敢接当局投出的“银弹”?台湾“外交”的路还怎么走?李登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拿一句“乱搞一通,已经没有救了,不要理他”再次表示了他对扁的恼怒。

但正所谓“愈是荒唐愈见狂妄”,扁以这种“乱搞一通”的举动向人们传递出了这样一个讯息:他一点都不担心这个“公务机要费”弊案会成为压垮自己的“最后一根稻草”,他要做的就是在民进党的护佑之下,像“台开案”和“SOGO案”一样,将水搅浑,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将案子了结,全身而退。

至于如何讨回自己的“清白”,扁才懒得去想呢。更何况连他自己都不知道“扁府”里接下来还会有多少“污水”流出,想这些有用吗?

本周,陈水扁在台新银行南门分行有一个未向“监察院”申报的秘密账户,仅2004年二三月间,就以现金存入1.7亿的“猛料”被曝了光,爆料人要求陈水扁出面公开说明,台“监察院”已决定对这个账户展开调查。

与此同时,“第一家庭”女佣在“总统府”领取薪水却为扁女和女婿洗衣、煮饭的成为岛内媒体报道的热点。而“扁府”动用“专机”替儿子操办婚事;赵建铭尚未成为扁家女婿就开始堂而皇之地使用“国安局”车辆;“第一媳妇”未嫁入扁家前就已经享受被特勤人员接送的待遇;替扁嫂推车的罗太太多年来一直冒领“官饷”等一连串发生在“扁府”假公济私、耍特权案例也被旧话重提。

几乎所有的人都被扁家的所作所为惊呆了:“第一家庭”居然会贪婪到这种地步,大钱要A,小钱也不放过。真拿自己当“真命天子”了?当整个台湾是扁家的私产?

这一回,扁不再反击了,“绿委”觉得“真是糗毙了”,从来不认错的“第一家庭”终于服软了,扁女这些年省下的200万元佣人工资也被追回了,赵建铭搬家也被扁逼着要搬回台南老家了。但是,由此所引发的整个社会对“扁府”的愤怒情绪会就此平息吗?

所以,如果一定要找出压垮扁的“最后一根稻草”的话,那就是当这一家人贪腐的细节荒谬不堪、匪夷所思到了极点,把全民折腾够了的时候岛内所出现的一种力量。

李批扁挤“苏修路线”遭围剿

本周,表面上已经占据了民进党内“一哥”位置的苏贞昌日子同样不好过。

因为不满“经续会”结论,李登辉还在不依不饶,高调批苏;“台联党”不但威胁说要与“在野党”联手“倒阁”,还对苏撤换“经济部长”的动作大表不满,表示会紧盯“苏修路线”的动态;民进党高层也有人开始围剿“苏修路线”,批评“行政院”两岸开放政策。更加令苏不安的是一则从绿营传出的消息,说扁正在考虑“行政院长”的继任人选。

内挤外压之下,苏贞昌似有将刚刚迈出去的一只脚再收回之意:他先是对扁表态说两岸事务是“总统”职权,“行政院”会遵照扁“积极管理、有效开放”的两岸政策,“府院没有所谓不同调,更没有什么修正”。接着又对李登辉大唱赞歌,并以一番“施政有时也许不讨好,有些时候也许会让朋友担心,但请放心”的表述向“台联党”和“深绿”人士“暗送秋波”。而对产业界关切的“登陆上限”议题,则明确裁示“不做调整”。

由此看来,在目前台湾的政治生态中,指望苏贞昌在两岸事务上“走自己的路”,只不过是人们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。(谢 克)

矿山施工设备
民生法规
赛车